您现在的位置:南通市崇川区教师发展中心 > 教育科研>> 论文写作 > 正文内容

从“管理”走向“引领”

发布日期:2016年06月04日   来源:

班级是学校进行教育教学活动的基本单位,班主任是班集体形成的组织者和指导者。班级活动状况如何直接关系到学生的生活、学习以及学校的教学质量。因此,在任何学校,都会把班级管理放在及其重要的位置,是班主任工作的重点。

在这样的双重重视下,本以为所有班级的班级管理工作能够有序开展,能够异彩纷呈。然而,现实并非如此。班级管理作为一种动态的过程,应该体现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的双向活动过程。但是,在班主任工作中,班级管理往往采取一种单向的活动,即教师→学生、教师→班干部→学生。这种单向的班级管理模式将班级管理的动态化过程进行了简单化处理,以教师的威严管理班级,使得学生在教师的威严下参与班集体活动,即使是较为开明的班主任能够将权限下放给学生,让学生实施自主管理,其实质也是在教师的监控下进行,并没有提升学生对学生,学生对教师的动态影响作用。班主任在班级管理中承担的还是单向管理,还是强有力的组织者。

其次,在班级管理中,班主任所认为的班级管理的关键是什么?在众多的班主任经验介绍中,我们看到的往往是爱心、细心、恒心等等诸如此类。对这样的表述我们承认对班级管理中的学生能够产生影响,但是我认为,这并非班级管理中的关键因素。如果具有爱心、恒心、细心都能够将班级管理的井井有条,都能够让所有学生获得个性化的发展,为什么学生与学生之间还是具有一定的差距,为什么拥有更多爱心的父母却不能对自己的孩子实施良好的教育。在我看来,爱心、恒心、细心等只是教师在教育工作中的基本要素,而非班级管理的决定因素。

在我看来,班主任在班级管理中应重新进行自身定位。其定位应体现“目中有人”,应该基于我们所面对的学生,与学生的状态相匹配。这是因为学生的之间存在差异,学生在发展过程中心理特点不同,知识经验不同,对班级的要求也有所不同。如小学低年级的班主任应该定位于“妈妈式”的关爱,立足于良好行为习惯的起始养成等,小学中年级的班主任应该定位于引路者的角色,立足于良好行为习惯的巩固等,而小学高年级则是知心朋友式,良好行为习惯的提升等。其次,应该发挥班级管理中的“人际影响”作用,充分体现班级管理的动态双向过程,即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学生与教师的互动。学生受教师并非威严式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以是认知,可以是情绪,可以是行为习惯等等。用影响替代说教。

基于以上的认识,我以为班级虽然是教育教学活动的基本单位,但是我们的班主任应该看到的不是班级,而是活生生的个人,活生生的学生。班主任的重任不是强化班级单位,而是对学生施加影响,在影响中成就学生,引领学生成人。

管理”?“引领”!

管理是什么?在百度百科中这样解释:是指以管理主体,有效组织并利用其各个要素(人、财、物、信息和时空),借助管理手段,完成该组织目标的过程。从定义看,其实质是协调各种要素,采取必要的手段,为达成某种目标。这种基于产品“标准化”的概念,我以为并不适用于我们的学校教育教学中的班级管理。学校的教育目标是培养学生成人,成才,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但其过程我以为并不是管理学生,而是引领学生,是学校、老师、家长协调各种教育资源,引领学生在学校生活中从内心深处进行自发式的成长。在学生的成长过程中,学校、老师、家长所担当的应当是引领者。

如何引领,我以为从以下着眼:

1、让班主任成为学生的重要他人

美国心理学家哈利�苏利文曾提出一个概念:重要他人。所谓重要他人是“一个人在社会化以及心理人格形成的过程中具有重要影响的具体人物。这些人会借由保护或给予奖惩来帮助你的成长。”在我们的班主任工作中,如果班主任老师能够成为学生生命成长的重要他人,必然会对学生的印象和教育卓有成效。反之,如果班主任不是学生的重要他人,我们的教育教学活动对于学生而言仅仅是摆设,为学生所搭建的成长舞台对于学生而言也就变得毫无意义。

如何成为学生的重要他人?我以为,作为班主任老师应该了解学生心灵成长的规律,走进学生,相信学生,期待学生,建立师生之间的信任,让学生钦佩,让学生喜欢。

例如,我每接受一个新的班级,我都会先向前班主任了解学生的大概情况,作为我今后班主任工作的参考,且这种参考只是“过去式”,自己做到工作中对待学生“心中有数”。与学生的第一次接触是在学生报到期间,此时的我在登记报到学生名单时会将学生姓名与所了解到的学生情况进行对接,同时观察学生的表现,进行我的第一次学生判断。在与学生正式接触,我会安排在班会课。我在班会课上“大张旗鼓”的自我介绍,把班会课上成自我推销课,用动画、图片的形式将自己曾经所取得的成绩向学生们展示,同时还让学生观看以前任教过的学生的活动照片,活动视频。学生在观看过程中感到惊讶,新奇,引发学生对班级将来可能会开展的活动的期待。

前期的准备工作,让班主任老师在学生心目中建立起第一印象,这种良好的印象是班主任老师拉近与学生的桥梁,学生只有对老师的不反感,产生一定信任,学生才会慢慢接纳教师。

然后,我会利用我的业务技能,在学生面前展现自己。例如,在我的数学课上,我会给学生展示自己口算能力强,与学生一起做作业展现速度快,在黑板上画图有模有样,在体育课上我会跟学生一起比赛立定跳远,比赛条长绳等,使得学生对班主任老师产生敬佩之心。因为在学生心目中,常常受到有经验人群的影响,他们没有办法拒绝能力强的权威。这样学生才会主动地慢慢靠近你。

接下来所做的,就是力求让学生喜欢我,只有学生喜欢上自己的老师,才会产生一种情感回报。因此,我会经常走进班级,走进学生中间与学生谈心,聊天,聊学习,聊生活,聊父母,谈爱好等。找出与学生之间的共同话题,相似的共同爱好,这样学生与教师之间才会在情感上更进一步。

当然,在班主任工作中,在原则问题上我也会让学生“怕”,这是老师和学生共同都不能触及的底线,让学生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通过层层推进式的师生了解、师生交流,班主任对学生的影响逐渐增强,班主任逐渐成为学生除父母之外最重要的他人,最重要的“第三者”。

2、立足心理  引领改变

班级工作的重点是良好班风、学风的形成,但这种形成不是依靠教师的“压迫”,而是通过学生内心的自发,教师的引导。因此,班主任工作就是针对阻碍良好班风、学风形成的不良习惯进行改变,充分发挥教师重要他人的作用,影响学生,改变学生。而学生的改变需要立足学生心理实施。

在我看来,要引导学生改变,首先学生要具有正确的认知观念,要让所有的学生能够对自己有所期待,具有自尊心,这样学生犯错才能从心理上产生“痛苦”,才能有改变的开始。我们要相信每一个学生都具有自尊心,都会对自己有所期待。只有一个有自尊心的学生,才能对自己犯的错误产生后悔,才能有所愧疚,才会改正自己不良的行为习惯。如果出现有些学生对所犯错误采取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此时,班主任老师所做的就是通过放大学生优点,帮助学生建立自尊心,培养他的高自尊,然后再点出错误,引发学生改正的欲望。

例如:在我班有一位高同学,在开学的第二天就在教室里大发脾气,推前后同学的桌子,踢前后同学的椅子。我在发现后,以为谁欺负了他,经过了解,原来是跟同学在游戏的过程中发生争执,其他同学不认同他的做法,才会如此。私下里与学生了解,发现他在一到四年级,每天都会哭上几场,一般是几个课间,就会出现几次,班上同学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在我看来,哭已经成为他发泄的工具,能够这么多年在班上尽情发泄,自尊心在其他学生眼中几乎消失殆尽了。因此,我对他的改变从赞美与认可开始。他喜欢看书,我就每过一段时间把家里的书带给他,让他在看书后跟我交流读书的感受。这时的他,像变了一个人似得,谈论起来头头是道。在交流中,我给他提出建议:如果能与同学和睦相处,减少哭的次数就是进步。同时,还在班级专门开展“高同学读书会”活动,让他给同学们推荐好书,畅谈自己的读书感受,回答同学们在读同一本书的困惑等,使得其他学生对他读书的优点刮目相看,同学们也逐渐认可他读书的优点。在此基础上,我再次引导他增加新的认知,引导他产生自尊心的感受,让他感受到其他同学对他有所期待,从而能够逐渐改变自己的行为。两年下来,从每天哭四五次,到每天两次,到每两三天一次,甚至出现在六年级第二学期保持连续一个月不哭的记录。他的行为逐渐在优点放大——师生认可——建立自尊中实现自我改变。

3、奖惩并举,刺激引领

在我看来,真正的教育实践中,对犯错误的学生应该进行适当的惩戒,对优秀的学生应该进行适当的奖赏。如果只奖不惩,那么我们的教育是失败的。通过对学生适当的惩戒、奖赏不仅仅可以树立老师在学生中的威信,而且能够有效刺激学生,引领学生向好的方向发展。

在奖赏和惩戒中,我采取多元化的惩戒,从小进步奖励开始。

例如:当学生违法纪律的时候,我都让他们自己想出惩罚的措施,有的学生选择当场跑步,有的选择在班级英语书,有的选择表演唱歌……五花八门。有一次,班上陆炜炜在野外捡来一只小鸟,并带到教室。学生看到后很紧张,害怕得禽流感,便报告给我。我的惩罚方法是:要求周六周日完成如何预防禽流感资料的收集,写出一段雏鸟的观察日记,在下周一班会课上做一次禽流感的知识报告。

再如,打扫班级卫生包干区,我要求学生做到不扣分就进行奖励。在第一个月中,我安排四组得力学生打扫,然后进行奖励。其他学生看到后,“分外眼红”于是提出,也要打扫包干区,我顺着学生,每半学期轮换一次,让每一个学生都有获得小奖励的机会。这个班两年来,包干区打扫未失一分,每周都获得“五星包干区”称号。

将惩戒学生的主动权交给学生,让他们自由选择,并不是无视他们的缺点和错误,而是以一种温柔的方式让学生感受的错误,在学生们的共同注视中,让犯错误者感到自尊心上的稍许不安,从而促进其改正错误。而对于学生小进步的奖赏,则是引领学生明确,自己的行为是我们共同认可的,是值得坚持的,长此以往便能逐渐形成习惯。奖惩并举的多元化,多样化消除了对行为改变的抵触,从而更好的引领学生改变,达到“润物细无声”的效果。

4、树立“双重”威信  促进生生影响

在我看来班级的良好发展,需要建立起班主任和班干部的“双重”威信。如果只有班主任威信,学生虽然能够在短时间内让走上正轨,但这种管理,学生只能是被动的接受。即使存在班干部,也是班主任命令的传达者,是班级成长中可有可无的对象,学生对班干部的管理也就得不到众多学生的认可,使得班级秩序最终走向混乱。因此,在学生成长的引领中树立班干部威信,提升班干部对班级支持作用,让班干部成为班级影响的动力,促进生生影响。

我在班干部威信建立上,我首先从班干部的选择入手,采取竞选制。在第一个月设置多个代理班长,有专管学习的代理班长,有专管卫生的代理班长,有专管宣传的代理班长等共同管理班级。然后在一个月后,公布竞选流程,从学习、特长、能力等方面设置条件,通过自我介绍、竞选职位、竞选理由、如何为学生服务等多个内容的答辩确立班干部人选。班干部确立后,采取扶——放——跟三步策略,引导新组建的形成管理合力。在管理班级中,引导班干部通过自身的学习、特长、信誉、道德品质、勇敢、对己严格对他人严格等树立威信,通过帮助同学办实事,解决实际问题,如辅导作业等让学生感受到班干部的实惠,从而信任、认可班干部,促进班干部威信的建立。学生对班干部产生信任、认可之后,对班干部所进行的活动都能够逐步认可,促进学生对班级的支持力度的提升。

总之,班主任应该重新定位自己在学生成长中的位置,成为学生成长中的“重要他人”,从“管理”走向“引领”,用自己的影响引领学生成长。